您的位置:

首页> 学生校园> 大学生不道德的爱恋

大学生不道德的爱恋
我是一个刚离开所谓「象牙塔」不久的男人,不错,是男人-----我想,无论生理上还是精神上讲,22岁都算不小的年龄
大学毕业后,几经波折,为了心中隐藏的那几乎模糊的梦想,我决定来到这个城市。
这个城市曾经是我梦想的乐土,然而一下火车,蜂拥而上面黄肌瘦的乞讨者,状似热情却面目可憎的旅馆拉客人,还有把每个外地人当作傻X的劳工中介....这一切使我茫然。
我掸掸西服上的灰尘,粗鲁的推开在我面前喋喋不休的中介。FUCK!怪不得「陈皮梅」说这个城市以休闲标榜,把所有穿西服的都当作民工。
哦,对了,「陈皮梅」是我的死党,男性,同龄,英俊潇洒如我。
此行,我要投奔的正是他的女友-----阿慧。
阿慧是这个城市的原居民,在尚未毕业时候就已经有份不错的工作在等她(可怜天下父母心!);嚷嚷了四年的要独立自主的愿望骤然熄灭。
饱汉不知饿汉饑,难怪皇帝老儿也有想吃糠饼的时候。我有些恶毒的想。
阿慧家在一个高尚住宅区,我拿出记的地址看了看。
到她家会怎样呢?
我父母安排的工作真实没劲!整天除了端茶送水就是送个资料,或者被那个秃顶局长语重心长的拍拍肩膀摸摸手-----薪水确实不菲。
我叫刘慧,22岁,父母叫我「慧儿」,别人叫我「阿慧」。
儘管离开这个城市四年,我却一点也不怀念这个城市。这个城市是如此傲慢无知,自鸣得意的生活本土文化圈子里。
我想念读书的那个城市,还有至今在那里的我的男人。
我中魔一般迅速无比的让他把我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。一切显得我有些迫不及待。
那是个联谊舞会。
我得承认,我最初是被他身边的男生吸引,那个叫李一飞的男孩,眼睛明亮,带着淡淡的笑。
但我顶不住他洋溢的火热的笑,我们连续跳了三曲舞。跳完时李一飞已经走了。
第二天,在那个破烂的录像厅,他吻了我。等了那幺多年的事情,似乎,说不上什幺感觉。
第三天晚上,我尝到亲吻的乐趣了。在树林里,我战慄在他的热吻下,陶醉在他温柔的抚摩下,神智不清的让他的双手在双乳上肆虐,从裙下直达慾望的最深处.... 我就这样不负责任把第一次给了这个叫陈皮梅的混蛋,而我还不知道爱不爱他....我如同战利品般在他每个好友面前炫耀。我才知道,那个李一飞是他最要好的朋友。
今天,李一飞会来到这个城市。按这个城市的习惯,应当叫他阿飞。
这个城市很大,差不多折腾了四五十分钟,我到了小区门口。
看得出来,小区的确很美。门卫同志警惕的看着我,或许是因为身上不合事宜的西装和风尘僕僕的旅行包。
我打了个电话给阿慧,死丫头,还在单位! 20分钟就能到,SORRY!
这个漂亮的女孩子。是的,我喜欢她。
要知道,在那所烂校,没屁股没胸没脸蛋的女人都把她们并不修长的脖子挺得高高的,一脸漠视的看着男生,似乎她的血统多幺高贵似的。
我的名声在那所学校很烂,抽菸喝酒打架闹事。尊敬的系领导苦口婆心劝说无效后,我也背着处分狼狈毕业。
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。
1.jpg


大三时,班上最品学兼优的女生投怀送抱,我义无反顾的上了。
我聆听身下传来莺啼娇转的呻吟,抚摩那一对小巧弹手的双乳,纤细如柳的蛇腰,这点燃我所有的柔情,我把所有热情集中在生命之柱,不知疲倦的攻城拔寨...... 激情过后,她娇羞无限的枕在我的胸口,我想,我也爱上她了吧!
尝到性爱无上的快乐后,我们癡迷在这个游戏当中。我们试过所有A片看过的姿势和所能想到的方式。
多幺神奇!老师心目中的优生可以这样放蕩的展示她的妩媚,扭动蜂腰,暴露流水潺潺的桃源洞口,恳求我用柔软的舌头舔拭她嫣红的乳头,捏揉小巧的馒头,用强悍的肉体冲击她
淫蕩的穴口.......
事情总不会那幺美好。由于她是优等生,开始有些偏执的要求我上进,要我远离「狐朋狗党」。
我冷冷的抛下一句话:我的床上和我的生活是一致的!
从此,我还是孤身一人过着浪蕩生活。
她也如从前清高,不苟言笑。只是我会怀念拥有优等生的床上生活!
「喂!久等了!」我被阿慧的问候惊醒。
「没有。只是那门卫在我面前踱了五六回了。」,我开玩笑道。
「哈,你还是老样子。平时都不穿西服,怎幺到这里反而穿上了?」
「因为母爱。等下第一件事就是换衣服。」
说笑间,我们进了大门。门卫看我有人认领,有些讨好的朝我笑笑,我善意的回应着。
房间装修得很漂亮,三室两厅。
保姆似乎有点敌意。我又不会抢你饭碗!
小客厅本来当书房用的,有电脑和书,很好。收拾后,就成了我在这里的家。
我向阿慧强调了一下,我最多住两个礼拜。或者我滚蛋,或者我找到工作有了住处。
阿慧执意要给我接风洗尘,等回家已经华灯初上,看起来挺美。
一进家门,阿慧父母都已经回来了。他们显得很和善,只是语气略带高傲。我不喜欢,幸亏阿慧解了围。
我如蒙大赦,仓皇进屋。
这是在这个城市第一夜。晚安,李一飞。
今天来了个老朋友,我很兴奋。真羡慕他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,到处流浪。
爸妈那张笑脸让我厌烦,每天总是如同带了面具,千篇一律的展示廉价的善意。
允许我的朋友借住就如同做了善事一般,那热情像是画在脸上,可憎!
阿飞真的没变,脸上总带着那淡淡的笑,还是,那幺可爱!
阿飞,哎,阿飞。
那梦境又无比清晰在眼前闪现,似乎就在两天前........ 我白皙的脸,红艳的嘴唇,丝质睡裙紧包的浑圆肉体在一只慾望大手揉搓下颤抖,扭动....... 嫣红如豆的小乳头在牙齿的研磨下,已经不可抑制的翘起;高挺的双峰在大手捏揉下变形扭曲,带来不可名状的快感;睡裙下的丁字小内裤紧紧箍住美妙之处,爱液无法控制的顺腿而下;那只可恨的手隔着小内裤搜索桃源洞口........ 当我扯断最后的防线,準备接纳那悸心的时刻,他却夺门而出,扔下一句话:是梦!这城市的第一夜,我无法入眠。
自从知道阿慧的家在这个城市,我就对这里充满嚮往。
我一直鼓励陈皮梅来这个城市,这个固执的家伙认为他爱阿慧,但不爱阿慧所在的城市。
鬼使神差的,我阔别父母选择到这个城市,还是因为选择........?我是因为对这座城市的嚮往,还是因为这城市里的人?
自从彻底告别优等声后,我没有悲伤,我为自己的无耻而惊诧。
我心里却无时无刻的想起一个本不该想的人,为自己决然离去优等生提出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。
我在爱另一个人。------从舞会上看见的第一面起。
离开优等生的日子,我情绪比较低落。
那天,本不该以失恋作为理由喝那幺多酒的。但我是一个喝不了酒又爱喝的主儿。陈皮梅和我一个德行,三瓶酒下去,他轰然躺下。七手八脚把他抬回他和阿慧的小屋(他们在校外同居),阿慧看我有些迷糊了,就叫我住他们客厅里,不用回校了。
半夜,口乾舌燥的,我起来喝了点水,倒在床上。往事一幕幕浮现,怎幺也睡不着。
阿慧出来上洗手间,或许由于疏忽,门也没关上,我可以清晰的听见小便冲击在马桶里的声音。我蒙上被子,那可爱的声音却不识趣的钻进我的耳朵.... 真如一个世纪般漫长。我发现小弟已经挺立敬礼了,全身血上涌,酒精重新充斥我的每一个细胞。我无法控制的起床,在她关灯出门的瞬间,我用尽全身力气抱住她.... 我的嘴唇没等她吐出一个字眼已经封住她的红唇,我发疯的吸吮她的双唇,舌头在拚命找寻另一半,直到纠缠在一起。两手紧紧箍住阿慧的翘臀,肆意捏揉;小腹下肿痛如裂的阳根不由分说抵住阿慧美妙的丘陵,隔着睡衣我几乎可以感受到她小溪的湿润和温暖.... 阿慧闭着眼睛,不再抗拒。香舌热烈回吻我,下身热烈的迎合着,饱满的双峰紧贴我的胸膛挤压,那肥白的嫩肉都快要被挤出睡衣。我粗鲁的把细肩带从肩膀拉下,接着朦胧的月光,那美丽纯洁至极的白鸽娇羞的向我点头;我贪婪潜身叼住红豆,眼泪和口水交织流在阿慧洁白的胸口....阿慧主动掀起睡裙让我们的下体更真切碰撞在一起,一前一后挺动娇躯,嘴里发出惬意的呓语。我拉下内裤,粗大的阳具贴着她的敏感部位
快速抽送。儘管没有进入而且隔着她的小内裤,阿慧几乎有点癫狂了,不停的迎合我,我们的动作越来越大,我们已经快被潮水淹没....... 「匡砀」一声,在我们碰撞下,门撞到墙上。一阵难言的静默,我拿上衣物,夺门而出:这是梦!
睡眠就像情人。你不需要她的时候,她像章鱼一样无数只手从四面八方伸过来,纠缠着你;而当你倍感需要她的安慰时,她却像云烟绝尘而去,无比绝情。
我乾脆点上支菸。烟雾在眼前缠绕变幻,近在咫尺,却又远在天涯。
那件事后,她坦然面对。我开始怀疑自己的感觉,那是现实还是真的在梦中?
贪心如我,却又时时钻进那梦中再次游历。
那在我怀中扭曲动人的肉体,曼妙曲线,颤巍巍的山峰,嫣红如豆的火苗,仙乐般纤细如微的梦呓,火一般的热情....... 我探手指引我的炽热的慾念,慢慢攀登上慾望的顶峰,带着罪恶的快感游离在梦和现实之间.......
转眼10天过去了,阿飞的工作还没有着落。他的情绪似乎不好,我得瞒着他叫父母想想办法。
今天,阿飞如往常一样来接我下班(他不愿一个人先回)。
「我想回去了。这里不适合我。」阿飞沈默了很久,说道。
「你不能回去!我,不準!」我的眼圈不知怎幺就红了。
「我已经买票了,后天的。」
「你,连招呼都不打就买票了。你!.........。」我「啪」的甩了他一个耳光。
阿飞惊讶的看着我。我漠然到:「今晚陪我喝酒!」
这丫头手还真重,害我牙齿把牙床都抵破了,血丝甜甜的。
我看着一桌的菜,豪气顿生,「喝痛快!」
我至今无法记起在酒桌上我们说了什幺,就如记忆把这段生生割去。阿慧如发情的猫,笑个没停,又哭个没停。
想想无非是一些肝胆相照的话吧。和以前任何一次喝酒都一样,毕业酒后不是还哭得如丧考媲吗?
我不停的灌酒,却又清醒得像块冰。醉意原来和睡眠一样,强求不来。
回到家,阿慧父母愠怒写在脸上。
看爸妈那张脸,拉得够长。他们永远不会理解他们的女儿。我得洗个澡清醒一下,留下他们一肚子的疑问烂在心里。
水花溅在身上,真是温柔。
我对自己的身材很满意,高耸的双乳,红红的乳晕,纤细无比的腰,丘陵地带的黑森林让水珠连成水流....... 陈皮梅趴在身上对我的讚美我知道都是衷心之言。可是,性爱离我多久了?
终于我也洗完澡了,1点多了,可我全无睡意,香菸真是好伴侣。
「砰,砰。」敲门声。
「是我。」阿慧竭力压低嗓门。
我迟疑一下,打开门。
一个温软馨香的肉体扑进我怀里,「我不想错过第二次!」阿慧娇羞看着我,却坚定无比的说。
我的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下,紧紧抱住阿慧。
阿慧把写字檯的灯拧得微亮,一件纯白半透明的丝质睡衣盖在她完美的瞳体上。
「好美!」我讚叹道。
阿慧「嘤咛」一声投入我怀抱。我轻轻的把阿慧放在床上,跪在床边,温柔吻上香唇,那丁香玉舌已经迫不及待伸出和我纠缠在一起;我的手隔着睡裙揉搓起乳山。她没带胸罩,我伸头下来用嘴巴找寻红豆,用唾液舔湿那部位,可爱的乳豆若隐若现。我狠狠吸住不放,阿慧惊喜的「哦」了一声。
魔爪却往下移去,从睡裙下伸入,直到湿漉漉的森林深处。
我柔声问:「内裤也没穿?」
「嗯,把我脱光,好吗?」
我急急的扒掉她的睡裙,一具如玉的躯体就横陈眼前。
阿慧从我的内裤边缘伸手进来,握住血喷脉张的阳根,轻轻套弄起来。我把内裤褪下,硕大的阳物就向阿慧顶礼膜拜。阿慧爱不释手的把玩着,示意我把阳物塞到洞穴处摩擦阴唇,她挺动下体迎合着。
我看到阿慧已经兴奋起来,便伸头到桃源洞口,轻舔了一下阴唇。阿慧颤抖了一下,马上挺动下体让阴唇贴在我舌头上。我忙用舌头舔开阴唇,并快速抖动舌头刺激阴蒂。一股淫水涌出,我连忙一吸,好甜。
阿慧按着我的头,迎合舌头的挑逗,嘴里发出醉人的呻吟:「好,进来,挺进来!好美!好舒服啊.......。」
我拚命把舌头抵住阴蒂,双手在她的美乳上肆意捏玩。阿慧下体越挺越快,一阵悸动后,瘫软下来。
我知道她达到第一次高潮。轻轻躺到她身边,柔声问:「舒服吗?」
阿慧害羞的点了点头。
「知道吗?在舞会的第一眼,我就喜欢上你了。还有,那次,我真的情不自禁。」
「那你为什幺不告诉我?」阿慧哭了。
我亲吻着她的眼泪,「对不起,我爱你!」
阿慧激动的抱住我,探手握住我兀自挺立的阳具,嘴唇从我的嘴,脖子,胸口,乳头,一直亲吻到挺立的阳具,张开小口,轻轻吸住肿胀的龟头,用嘴巴套弄起来。
她似乎不是很熟练,牙齿碰得龟头有点疼;但还是抵消不了浓烈的快感。我忍不住呻吟起来。
阿慧翻身坐到我的腰胯处,扶住阳具对準湿润的小穴,慢慢坐了下去。我感觉温软酥麻包围了整根阳具,忍不住叫道:「阿慧,小穴好紧,真舒服!」
阿慧羞道:「人家好久没做了嘛!」身子便耸动起来,一边哼哼哈哈舒服的呻吟。我也加紧往上挺动,相对运动使得摩擦加剧,阿慧用右手捏着自己的双乳,叫道:
「阿飞,好棒!好美!」
「阿飞,快插!快!」
「大肉棒真好!小穴好美!啊,飞了.......。」
我赶快加速耸动,阿慧的指甲深深嵌入我的胳膊。终于我一声闷吼,一阵阵潮水将我们淹没........慾望一旦压抑太久,重新迸发的势态竟是如此的澎湃汹涌!
喘息稍定,那中痒痒的感觉却又直上心头。我忍不住又伸出魔爪,抚弄起阿慧的玉乳。
阿慧又惊又喜的问:「你,又想了?」
「这幺难得才拥有的,怎幺要得够?」
手上便加紧动作起来,阿慧微闭上双眼,嘴里发出销魂的呻吟,享受着被抚摩的快感。
我突然嫉妒起陈皮梅来。男人梦寐以求的肉体,竟然让这小子得到了第一次。
我的手不由加力揉搓起阿慧的双峰,用拇指和食指捏住红豆搓起来。阿慧忍不住叫了起来,嗔道:「你弄痛人家了!」
哼,弄痛了?第一次让陈皮梅日弄你得流血怎幺不痛?
对了,我可没听那小子吹玩她的菊穴。这回一定要先下手为强。
手慢慢移到阿慧的菊花处抚摩起来,阿慧嘻嘻笑道:「好痒!别闹!」
我淫笑着把食指往阿慧的菊花深处进去,手指被一阵温暖包围。
阿慧忙制止:「不乾净!别弄这里。」
我淫笑道:「阿慧身上都是香的。」
双手抱住阿慧把她翻转过来,香臀朝上,随手拿过枕头和被子垫在阿慧的小腹下面,使阿慧的美臀高高翘起。
这样阿慧美丽的菊花彻底暴露在我的眼前,看着螺旋纹的菊门,我忍不住咽口唾液,深出舌头轻舔菊花,手从后面伸过去,捏住肥乳玩弄起来……
阿慧在我的双面攻击下,全身瘫软在被子上,美臀却控制不住左右摆动,还时不时往后面耸,以便增加舔拭感觉。
我心想:还真够骚的!刚刚还说不要。
「喜欢我舔吗?」我抽空问道。
「难受!好怪!」
「那我不舔了啊?!」我作势放弃。
「嗯……不许停!」我舌尖快速抖动,阿慧忍不住淫声阵阵:
「阿飞,好痒!好美!」
「阿飞,再快点!再快!求你!」 …… 我把手往她淫穴一摸,那里早就淫水氾滥了。我坐起身来,把高昂的阳根狠狠插进小穴。阿慧爽得「啊」的一叫,肥臀就前后迎合起来,嘴里含糊不清浪叫着,一对肥白的奶子激烈晃蕩着……
我却狠心把阳具拉了出来。
阿慧回头白了我一眼,媚声道:「你别逗人家了,快,快插我呀!」
我忙道:「慧,别急。我要弄你的小屁眼。」
阿慧骇然道:「那东西那幺大,不得插死我?」
「我会慢慢的,一会就舒服了。」
「我不!你,你这样,是玩我。不许!」
阿慧就是妞妞捏捏不肯,我一阵怒气不由上涌。
「陈皮梅都有你的第一次,我为什幺不能?我算他的替代品啊?」
我眼角不由渗出泪来。
「你知道我爱你的。别生气,你轻点来。」
嘿嘿,杀手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